高岩成二

读诗@未名诗坛第四十八期-未名诗坛在江南,在塞外?在爱,还是被爱?或者———已经失去?不论你在哪里,对着怎样的心境,......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读诗@未名诗坛第四十八期-未名诗坛


在江南,在塞外?
在爱,还是被爱?
或者———
已经失去?
不论你在哪里,对着怎样的心境,如果闻到了五月,不妨读一首诗。
诗,不在远方,在目光起落,心思沉浮的岸边。头顶的月亮,身后的芦苇,勇敢的心,意念里的剧场———万有中的诗性,自然的唯美,生命的瞬息,以简约的静默,祝福了匆匆经过的你。哪句解了忧伤? 哪句带你回到故乡? 哪一句,问到了心上?
读诗,问或许永在的疑问,闻短暂轻微的芬芳。慢在此刻,你亦如诗。
———— 本期编辑 赵杰
【情葬大海】
【依恋】
【花香 · 梦】
【日子——读木心人生有感】
【秋水】
【逝爱】
【任性飞逝的时间与青春随想】
【山亭柳?次韵晏殊词忆长铗一歌】【迷上那个声音】
【幸福在哪里】

(摄影 林连峰)
【情葬大海】用剑在沙滩上刻下名字郑重地告诉大海我爱你我来看你不为永恒只为瞬间和你一起激动随风一浪高过一浪被吞没、被抹去没关系一次的抚摸拍打胜过千百次的思念何况已经融入你的浪底林连峰 20180120

(摄影郭青)
【依恋】我们映在雪地上的影子都融化了我对你说过的话也被风吹走了我们凝望的一朵暴风雨前的云落入了池塘用什么留下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呢我们走过的花丛枯萎了又盛开六月的杏树一年年染黄了窗外那个快乐的孩子拍着小手向我跑来他象风一样在奔跑中忽然长大将飞去又飞回时光不待??我的小孩郭青2018.4.1

【花香 · 梦】
日子笔划两下就到了潦草的午后人们都懒洋洋的,连花儿都打蔫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花儿会开放我已经忘记了所有见过的花儿的名字或者,从来就没有记住过只依稀记得仿佛一样懒洋洋的,花香如期而至的黑夜总是无需预约这一次我还是感觉有些突然突然间,我见过的所有花儿层层叠叠在我眼前次第盛开虽然这时黑暗蒙住了我的眼但我确实看到了,因为我看到了黑暗也遮不住的,花香睡不着也可以恍惚入梦梦中的花儿都凋谢了我梦中的身体也总是坠落坠落吧,如果坠落在故乡让我再看一眼暗恋的第一个姑娘污浊的土地托住了败落的花瓣托起我的,花香谭德峰 2018.2.7 于江西瑞昌

(摄影 宁越涛)
【日子——读木心人生有感】活成一朵不谢的玫瑰任凭风高霜重,雨雪纷飞活成一段最美的艺术慢慢雕刻每一寸黑白光阴活成一片金黄的秋叶静静飘落故乡的土地从前的日子过得慢你我的日子哭笑灿烂宁越涛2017.9.27凌晨,威海

(图片来自网络)
【秋水】秋水中岩石伫立盯着自己青灰的影子许久前不分彼此此刻却有一种情绪仿佛大禹面对巨石*经过无数个轮回生命之水逐渐坚硬沉默如石碑在记忆的地层沉睡透过为霜的白露却发现曾经的磐石早已被滴穿多少执着和强健消失于永恒那刚和柔的灵魂在它们相遇时不知道会有何种问候只有无言的风懂得一切为每一天殷殷盛开涟漪*传说大禹治水时,其妻来送饭,发现工作中的大禹为一头熊,因惊恐而变成一块巨石。远近 2017.10.19

【逝爱】
正青瓦朱檐静读,秋木萧萧引目越窗而出,遂见长发飘飘人群中丽影的清婉羞娇爱情是否会来?殊不知 影子问题已同步降临:爱情是否会逝?你是我离开母亲怀抱后寻获的另一个怀抱,忍以四方为由弃抛当永誓沦为永逝勇士般的雄心被岁月讥刺伤口永无愈合之时只有平淡会被时间遗忘长留的滋味 除却香的甜的更有 咸的 涩的 苦的叶落乌飞两不知受难的爱,芬芳继之以枯败负心的人是否有资格缅怀——飞飞 2018.03.14

【任性飞逝的时间与青春随想】时间啊你任性的飞逝完全不顾青春的灿烂任由所有的眼睛望穿石头任由所有的石头水滴不穿青春啊你灿烂而短暂灿烂的瞬间比眨眼还短短暂得连时间对你完全不管管与不管你都任性的飞逝我回首的瞬间已是无数次的两眼望穿滚滚奔流的青春与时间的河你们从不重复的踏进彼此从不让望穿的双眼光明重现从不让双眼流出的泪啊冲开那道阻隔了我与青春的墙垣我努力的再次望去希冀这一次的望啊战胜时间的无敌把瞬间拉长至永远用永恒的河流把另一双同样的眼睛绽开永恒的笑颜再不用望再不用看因为因为她和我终于来到了永恒的瞬间时间在我们面前开始哀求着可怜吴健英 2017.08.14

【山亭柳?次韵晏殊词忆长铗一歌】
匆和同人,步韵旧词新。初试作,用情深。但有抑扬出入,怎妨豪气干云。却悔当年往事,正值青春。故乡归去长铗握,平生恨未报忠魂。节兼孝,欲齐身?若为家国治道,不辞事必躬亲。再会何时聚唱,弃剑拾琴。孙宁 2017.08.14

(摄影 子姜)
【迷上那个声音】
迷上了那个声音低沉,沙哑致命的磁性而羞于让他知道 不能说,请奏响你的琴这时的雨下得细密植物抽枝拔节土地湿润,空气迷离按下悸动慌张肃穆,再肃穆翻开手中的书让字词如悦耳的音符从那条流淌了千万年的河中跳动,倾泻而出
子姜 2017.04.25
(摄影 徐爽)
【幸福在哪里】
Sed satis est jam posse mori.成为凡人已经足够了。LUCAIN.幸福在哪里?我过去常说,不幸的人!幸福,噢,上天,您已经给予了我。出世了,殊不知短暂的童年,流逝的乳汁—— 无丝毫苦涩,这就是幸福,是红尘过客在天底下拥有的最美时刻!然后,恋爱了:年轻人,心留一个神秘的名字却不唤出口,把一个词悄悄掠过温柔的手,向往不可言说的初次甜蜜,羡慕流水和飘飞的云朵,一颗心融化在一句话音里,遇上钟情的步伐并嫉妒地跟随,白天浮想联翩,夜间热血难眠,因为懵懂的年龄而哭泣,总是在痛苦;穿过女人们所有的目光、四月天所有的灌木林和红色天空的烈火,只为找寻一个眼神,一朵花,一颗太阳!再后来,嫉妒的手匆匆摘下新娘额前含苞待放的橙花;尽情品味,幸福而又疯狂,回顾以往的不幸,几乎失声痛哭;看着午日的火焰,旧日无望重燃,枯萎了,春天,朝阳,韶华,丢失了,幻想,希望,感到自己在日益沉重的悔恨中老去;于是抛开额头的斑点和皱纹,迷上艺术,诗歌,艰苦的旅行,远方的天空,令人踟躇的海洋;再次审视那个不眠的年纪;告诉自己从前那么倒霉,那么伤心,那么荒唐,现在心平气和,实实在在;又老了十岁后,把自己关在屋里一整天重读那些写满爱情的书信,泪流满面!终于老去,老了!像花儿一般凋谢,白了头发,飘落了岁月,回忆童年和那些枯萎了的好日子,饮下酸楚的香水存留的苦涩,变得循规蹈矩,嘲笑有情人和诗人,最后,当我们触到沉默的坟墓,重温旧时光,泪眼追寻孩子,他们早已转向了下一代李树浩!人就这样,上天啊!越走越黯淡,从光芒四射的摇篮走向阴影笼罩的墓地。杨德才征婚因此可以说活过!存在过!在快乐、爱和恩典中获得了自己的一份!抱怨则太不理智。瞧瞧杯中盛满了怎样的蜜汁!
不幸啊!出世为了活下去,并期盼死亡!成长时追悔着心智沉睡的童年老去时追悔着被劫的青春死去时追悔着老年和生命!幸福在哪里,我曾说过?不幸的人!幸福,噢,上天,您已经给予了我!(法) 雨果选自《秋叶集》(1831)徐爽 译于2018-1-212018-4-12 改
本期责任编辑:赵杰
公众号编辑: 楠景

Tags: